回到我的"病房"後,中午第一餐是香噴噴的熱食 (比利時的醫院中午是熱食,晚上則是一三五為熱食,下午有下午茶點),可是開完刀不能馬上進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阿德在那邊吃的津津有味。看的連水都不能喝的我,實在是很羨慕! 剖腹產完第一天,我跟阿德躺在床上,還沒感受到痛的我,還很興奮的跟阿德說,好像度假喔! 

婆婆他們當然第一時間就很興奮的跑來看小孫子,也把要送給訪客的出生禮稍微佈置了一下:     

DSCN7209.jpg  

我還蠻幸運的,一個人住兩人房。晚上阿德陪睡的時候,就是睡在另張病床。一開始幾天我都睡在裡面的床,餵母奶時坐著、醒著時也大部分坐在床上,所以到後來尾椎很不舒服,那時候還擔心是不是生產後遺症。就在偶然坐到阿德的床後,發現舒適度比我的好太多了,馬上跟他換床。換完後第一次護士跟醫生進來的時候發現阿德躺在原本產婦的床,還笑了他一下。

(我原本睡在靠窗的床。右邊的門進去就是Emiel的房間) 

DSCN7279.jpg  

剖腹產完前兩晚因為麻藥的關係有點發燒,加上要穿防止劑脈區張的白色褲襪,所以熱的很不舒服,要了退燒藥之後才好睡一點。但幾天流汗下來,頭髮油到連自己都受不了,助產士在幫我按摩胸部、敎我們怎麼餵母奶時,鼻子就在我頭上方,所以還在住院期間我就洗頭了!因為體力還沒恢復、無法自己洗,所以是坐在椅子上,倚著洗手台洗頭,第一次還煩勞婆婆幫我洗、第二次則是妹妹!呼,洗完之後真是舒服! 也因為要把頭髮吹的很乾,所以蓬鬆的像隻獅子一樣。

住在醫院期間其實很不好受,因為Emiel半夜哭鬧,我們幾乎沒法休息,後來受不了了我才很捨不得的讓他去助產士那裡跟其他寶寶睡,要喝母奶的時候才抱回來。所以半夜睡到一半,忽然會有人影出現在你面前,抱著一個啼哭的小孩。在醫院其實沒什麼隱私,不過助產士啥邋遢的畫面都看過了,所以在醫院也不用顧什麼形象的,而且那時候虛累的只想趕快滿足小孩的需求,也沒什麼心思去想形象不形象。

在醫院時我應該也有點產後憂鬱,每到黃昏就想哭。雖然知道哭似乎是做月子的禁忌,可是就是忍不住啊,即使阿德在旁邊,還是覺得很孤單。又覺得有小孩是人生很美好的事,我怎麼反而憂鬱,自責之下就更憂鬱了。加上Emiel因為黃疸必須照燈,從一個燈變成要照兩個燈,每天都因為要測黃疸,小小的手上都要被針扎,看得實在很心疼。因為餵母奶Emiel喝的速度太慢,所以照燈的時數不夠,所以我住院天數從七夜變成九夜,住到後來很怕醫院這層樓。

DSCF5326.jpg  

不知道為什麼我對自己作媽媽這個角色很沒信心,不像阿德是天生的爸爸,即使Emiel在哭,阿德還是很沉著。記得有一次阿德不在醫院,只剩我跟Emiel,小小孩忽然哭了,我看一看他的作息表覺得他不太可能肚子餓,所以對於他那個時候哭很不知所措。安撫不了他自己就跟著哭了起來了,這時候阿德的神父好友來幫阿德改考卷,看到他我才安心一點,也才想到應該試試看Emiel是不是想喝奶,果然一喝就不哭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下次是自然產,一方面很天真的想感受看那種媽媽們說痛到連剪刀剪都沒有感覺的痛是怎麼樣 (覺得有經過這樣的痛才算是生產!),一方面是看到自然產的媽媽在復原期間就可以到處走,覺得很羨慕那種行動力啊!剖腹產前兩天因為還插著尿管跟排髒血的管子,所以無法下床 (來看我們的訪客也可以看到我病床旁吊著一袋紅的、一袋黃的袋子!!!)。開完刀第一晚我一直等著放屁,放了一個屁後早上很興奮的問助產士,我可以進食進水了嗎?結果是還不行,後來口乾舌燥到助產士拿了幾個沾了檸檬汁的棉花棒讓我吸...  不能進食進水其實還可以忍,最不能忍受的是下床那一刻。心理障礙覺得傷口會裂開 (不知道我為什麼那麼不信任醫生),腹部在站著的時候劇痛,上半身跟下半身覺得是分開的,而且因為開刀失血,所以頭昏眼花,從病床坐到旁邊的椅子這麼小的動作,搞的我氣喘吁吁,這輩子沒那麼高興可以坐在椅子上休息的。要走去廁所更是挑戰,一定要有人攙扶才行,而且舉步維艱,很想隨地尿尿就好(還好馬桶有貼心的設計比平常馬桶高,所以不用彎太低)。上廁所的另個挑戰是我彎著腰龜速走路,自己都覺得自己的樣子很好笑時,阿德還說我很像童話故事中的巫婆,被他一講,我更走不動了,在原地一邊罵阿德害我笑一邊要克制不要笑,因為越笑越痛啊! 不知道為什麼台灣的明星們都喜歡剖腹產???

最後以下圖的照片來結尾好了,睡在病床上的不是我,是來陪產婦的妹妹,竟然比產婦還累,跟小嬰兒一起睡翻了...

DSCN7286.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hresholdTB 的頭像
thresholdTB

to be decided

thresholdT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