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敎兒童的語言發展,一邊備課一邊很感同身受,因為身邊就有一個在牙牙學語的小孩! 

Emiel現在是在簡化大人發音的階段,最常使用的就是用重覆法(reduplication)。

像是他的嬰兒車荷蘭文是wandelwagen,Emiel就會說wawa (奇怪的是水是water,簡化的話只要說wa,他卻都不用講的,還是用"嗯--"的方式來要我們猜是桌上的哪樣東西他想要)

另外一個很會發的音就是kaka。會發這個音可以用來指很多東西。一開始學是要他大便的時候要告訴我們。雖然不講我們也是可以在Emiel經過的時候聞到一股很濃的味道。Kaka也可以指荷蘭文的水龍頭: Kraan。昨天在牆上看到蟑螂,也學到蟑螂的荷蘭文是kakkerlak,不知道為啥字尾硬是要跟英文的roach有差別。而且Emiel不僅把蟑螂的荷蘭文學起來,同時也把我看到蟑螂時驚悚的表情學起來了。今天早上對著昨天蟑螂出現的那片牆叫Kaka的時候,表情也是顯得害怕。讓人不禁又要讚嘆小孩子的發展,怎麼才聽到一次的名字馬上就記起來,連位置都記得。(至於為什麼都是荷蘭文的例子,推測是因為荷蘭文這些字的發音都比中文簡單。要小孩說水龍頭,小孩也會先選Kaka吧!) 

同樣的例子也發生在Emiel因為推自己的玩具車跑太快跌倒撞到頭大哭,我安慰他的時候跟他說以後要慢慢走。還不會發ㄢ的音的Emiel,之後都會在他跌倒的地方指著說"媽嗎 媽嗎",要等到我說"慢慢走"三個字之後他才會開心。

之前在媽媽家Emiel發現了電暖爐這個新玩意。我跟他說:「電暖爐會燙,不要摸。」後來他拉著阿德到房間去看電暖爐,因為他想聽電暖爐的荷蘭文要怎麼講! 

每次餵Emiel吃飯,他都會一直指著桌上的有的沒的要我們拿。有時候是要瓶子、有時候是要喝水。我沒有發現我每次在猜Emiel要什麼的時候,都會拿著那個東西說:「這個?」後來是阿德發現,Emiel要知道一個新東西的名字時,就會說「這個」。結尾應該要說中文終於板回一成了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hresholdTB 的頭像
thresholdTB

to be decided

thresholdT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